欢迎访问

香港苹果日报正版

717888.com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李强:股市问题是民

2019-10-03    

  金融界网站讯1月9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举行。此次论坛主题为“十三五”开局。金融界网站全程直播报道。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李强教授指出,股民目前的构成极其复杂,老一代农民不会炒股,但是年轻人会炒,我们现在网络普及率非常高,所以我们今天的股民已经是全民。他表示,社会学最近的分层调查现实,中国最近30多年最大的进步是市场进步,市场进步很重要进步就是普通中国人通过市场、包括股市所或获得的财产性进步。“一个普通老百姓他无权无职无社会关系,期望值做点小买卖,我前一段做六普数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跟五普数据(第五次人口普查)比,最普通的中国人实现地位上升—大概有9千多万人回答他们是做经营,在五普的时候没有这么多比例。经营、销售、营销等这些市场机会就是普通农民他们的期望,所以我认为市场包括股市可能是使得最普通的一个中国人实现地位上升的最重要途径。”

  李稻葵:下面请教李强院长,李强院长是研究社会学的。您是研究社会分层的,你把社会分成各种人群,您觉得股民是属于什么人群呢?

  李强:股民目前的构成极其复杂,股民是有一定资产能力的人,但是最近这一次使我感到,www.99418.com,我在农村调查中我到农民家里去,农民就那一点钱,老一代农民不会炒股,年轻人会炒,我们现在网络普及率非常高,所以我感到我们今天这个股民已经是全民的了,真是这样。股民范围之广绝不是过去设想好像只有中产,不是,现在打工者、打工族、农民工、80后、90后参与股民的比例非常高,我觉得这一点,当然也是社会进步,股民就意味着人们可以通过其它方式来获得财产收入,股票,我觉得中国最近30多年最大的进步是市场进步,市场进步很重要进步我认为就是通过股市的财产性进步,我前一段做分层的时候,我们提一个问题,人们怎样能地位上升?我们清华大学学生很简单,清华大学你们考上清华地位就上升了,考上以后,清华这样一个品牌,确实他就增值了。

  考上大学的人而实现地位上升的人并不是特别多,为什么?大家仔细分析就会认为,985、211大学毕业在整个大学生比例中非常低,我们现在说的大学生或者受高等教育的人一半以上都没想到是大专不是我们说的本科,本科占的比例很低。甚至它包括我们所说的高职这部分人都算作是高等教育,如果这样去算起来,我们发现绝大部分中国人不是通过教育实现地位上升,过去我们以为通过教育地位上升,因为中国历来有高考,其实到今天,我们毛入学率超过37%,但毛入学率一般高等教育,大家通过什么地位上升一个普通老百姓他无权无职无社会关系,期望值做点小买卖,我前一段做六普数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跟五普数据比,最普通的中国人实现地位上升大概有9千多万人回答他们是做经营,在五普的时候没有这么多比例。所谓经营、销售、营销这就是普通农民他们的期望,我认为股市市场可能是使得最普通的一个中国人实现地位上升的最重要途径。?后来我发现就是市场。

  李稻葵:说得很好,既然股民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全体人民,能不能说股市就是民生问题呢?

  李强:我觉得可以说股市是民生。2015包括2016年初这几次股市大的动荡,其实我们能意识到参与的股民之广泛真的是非常巨大,大家一开始以为主要是机构这些,他们有,但实际上我们要看,这就是中国特点,中国人口太巨大,13多亿,老百姓手中的散财比较高,中国城乡居民年终存款余额这个数量巨大,去年有一段时间连广场 跳舞的老大妈的钱进股市,大概到了5月份的时候,从前老大妈们都是理财,所有银行人满为患,退休都在那,到了5月份,银行突然人大大下降,奇怪了,人上哪去了?她们把钱导到股市上去了,去年真的是全民参与,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红姐图库大全hj699“惊慌失措”的“措”是什么意。股市真的是民生非常重要一部分。

  李稻葵:您作为长期研究社会学的专家,您觉得从社会学的角度,从民生角度给证监会领导提什么建议呢?

  李强:我们不是说给他提建议,我们在反思,其实中国人过去非常穷,那个时候最初当我们刚刚打开国门的时候,我印象我第一次出国的时候,可能你们都想象不到,我们第一次出国的时候,你先去国家给你一个好处,有一件事叫置装费,国家派你出去,国家给你钱买衣服。让你出去代表国家形象,不能说穿太差。今天想起来服装真的在人们生活中不算,最普通老百姓穿一件西服不算什么事情了。可见,我们一开始是很穷的。中国人对富裕的认识跟经济增长有关,经济为什么增长?中国有13亿人为什么增长?每一个老百姓有激励就好办,改革就是从这儿开始的,我这儿一代是属于文革那一代,我们从前都认为赚钱是坏事情。中国人真的把赚钱把致富看成好事情就是改革开放以后,这件事情,从心理意义上来说推动中国经济最大动力。

  我认为今天还要反思这件事情,如果我们在“十三五”,当然这一次是中国人民,刚才谈各种税收是收入增加,收入少的时候谈什么税收,哪有房地产。可见中国人30多年发展起来了,我们跟国际上比,人均还是不行,7千美元算起,跟发达经济体还是很差,北欧都是5万以上的水平,中国人这一点信心不要动摇,中国人能富裕,中国人要有稳定的体系,不希望动乱,在稳定体制下,中国老百姓能干在全世界也是非常有名的。我曾经做过一个研究,就叫汇款率,打工者往家里汇款或者你带回家里来,发现中华民族,农民工打工族是全世界民族中汇款率最高的民族。打工为家,中国人为家,我认为中国人再次看到,挣钱、财富这件事情是,我们30年把它证明了,今天它还继续是经济动力,否则经济没有动力。我们目的还是富民,当然我们不希望贫富差距太大,但是我们希望普遍国民能够通过这样的改革能够富裕起来,717888.com。如果这个有动力,经济就有动力。

  李稻葵:还是要尽量保持股市的稳定,好不容易赚来的钱不能在股市的波动中丧失掉,这是社会学家给证监会领导的一个重要的基本的建议。再问一个问题,“十三五”期间一个重要的任务叫精准扶贫,2016年的说法叫补短板,6千多万贫困人口一定帮助他们,这方面国家似乎有些新的政策,跟我们百姓跟城里人有什么相关,能不能帮我梳理一下。

  李强:我们知道国家在“十三五”期间也就是说从2016年到2020年最核心任务发展平衡一些叫全民小康,相反不全面,我们还有一部分是比较低收入者这一块,这一块集中在农村比较多,和城里相关,他们很大一部分到城里打工,他们到城里打工,虽然他们相对而言比在农村收入要好得多,但仍然他们是整个社会中比较低端的这一部分,所以我觉得实际上十三五就在思考,扶贫怎么扶贫?最近各地方算出来,现在财政能力还是比较强,中国政府财政能力在世界上也算比较强,有些误解,扶贫不就是缺钱,咱们算算有多少人?有6千多万人,给他补多少钱。贫困这件事情是比较复杂的事情,世界各国研究扶贫这件事情,联合国常常用一个词,缓解贫困。贫困这件事情,可以找到绝对一部分,收入非常低下一部分。当我们收入水平上升以后,比如说78年,那时候算不出货币来,就算人均口粮,一年有200多斤粮食,今天比那个水平高多了,比那个水平高多了,怎么还会有贫困呢?其实大家意识到贫困里面一个概念有一个相对贫困。

  我们现在思考,比如说绝对贫困好办,我们算出最低水平这一部分,将来整体水平上升了,还是有一部分人相对贫困。中国最大一个特点,叫做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百年甚至几千年都是这样的特点,中国政治经济发展极不平衡的国家。你跟美国去比,马上就看到差距,它相对来说它在各州发展差距没有这么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第一,把贫困这件事情想得更长远一点,可能和贫困战斗是我们民族长期的事情,不是一个短期事情,短期是我们要在短期内特别精准的把急需的那部分扶贫,是对的。总的来说,我们开始构建一个比较好的福利保障体系,但福利保障体系,有一部分人不太需要这个东西,贫富差距大。假设有一个概念,我们对80岁以上的老人普遍给予多少钱,这句线岁以上的人有一部分是生活水平很高的人,也有一部分水平水平很低的人,精准扶贫是找到社会最需要帮助的人。过去叫集中连片贫困地区,这些地区大部分在中国西北、西南、南部,当然这里面情况就更复杂了,精准扶贫,如果一个人他有劳动能力,我们只要给他提供一个好的工作让他挣钱,那么他可以通过自己生活。如果你仅仅就认为贫困就是把钱给你,这一定是发生错误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有一部分有劳动 能力的那一部分,精准道理不是给钱的问题,是培训技艺,中国有劳动力缺口缺的有劳动技能的人,有劳动力的人通过劳动技能培训。

  第二部分人所谓各种各样的,包括残疾。这部分人其实残疾也不意味着他不能劳动,他的情况特殊,你的贫困措施专门针对残疾人,总的来说扶贫只是对那些完全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你应该用保障体系覆盖他,凡是有劳动能力的人都应该用一种比较激励的方法,让他通过他的劳动而获得财富,而且这个他如果脱离贫困是长期的。比如说我们最近也在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线,农村也在算最低保障线,国际研究中也有一个激烈的争论。为什么像欧美国家,这么多年来这么好的福利也没解决贫困?批判者说就是因为你搞了贫困线,贫困线下的人免费拿到这个东西,他就永远这样了,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中国人思考。我们这个民族勤劳,很大一部分贫困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是没有好的技能参与劳动力市场。

  李稻葵:互联网时代决策机制,大家很有感觉,互联网来了以后,百姓股民意见很快集中起来,这一次您看1月4号刚刚推出熔断机制,四个交易日之后,是不是很好的案例,有了互联网决策机制、信息传通加快了,这个帮我们分析一下,社会学帮我们分析一下是不是进步?

  李强:我很同意李稻葵说的纠错,我们国家的特点是国家大,中央集权最大的问题是信息传递。互联网给我们最好的在瞬息内实现信息传递,我认为互联网这件事情不是我们中国发明,但是互联网这件事情是改变中国,这件事情对中国意义太大了,总的来说互联网推进中国社会进步。

  我们从来没想过13亿人会有一个平台能够交流,早期希腊民族,那个时候不过就这么一个大屋子大家能够交流,再没有其它方式。但是互联网居民能够造成一个平台,让大家在同一时间把意见反馈上来,互联网对中国等级身份极大的挑战。中国自古讲礼,等级身份体系是讲这个东西。等级身份高的人有很大的发言权,等级身份低的人从来没有切入。互联网非常厉害,话语权并不因为你的等级而在互联网上,谁占领了道义制高点,网民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在道义上占有制高点影响全民,这一点未来影响中国的决策。我认为如果这样的话,对这个社会进步有很大意义。实际上大家知道,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特点人多,人又很勤劳,中国人又很聪明,我们这个民族要跟犹太人比,有些地方相近。计算能力非常强,凡是去过国外都能理解,你到美国去中国人计算能力强,在美国去买个东西95美分,老太太给你找钱,从95数到100,把5分钱给你,我们中国人认为,95美分找5分还要算那么多干吗。中国人心算能力很强,文化熏陶形成很强的心算能力。这个民族本来我觉得是很有动力的民族,但是现在问题就是说,互联网我认为真的齐发民智,互联网有一些负面效应,色情、不良的网站,这些东西有办法制止,但是我们看到它正向意义,我认为互联网这件事情对中国社会进步这件事情不可限量。

  李稻葵:以前中国人讲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现在用互联网说,天下兴亡多发微信,偶尔被扇一下的话,也能看到。